当前位置: 主页 > 品牌代理 >

复旦的绰号。百年纪事(组图)(4)年月杨善于创造、海玲忽然发现自


时间:2017/11/14 23:25:32

2004年5月,杨海玲忽然发现自己总是打不起精神做事,全身不舒服且开始频繁便血。经检查,她患上了直肠癌。杨海玲父母闻知此事精神几乎崩溃,当他们听说给女儿做手术需要3万多元钱后,四处求亲告友借齐了这笔钱,并由杨海玲的父亲杨振萍带钱赶到深圳,陪同女儿在深圳市人民成功地做了肿瘤切除手术。

像陆谷孙这样在逆境中还从事学术研究,也是复旦大学在“文革”时候的一大特点。那时毛泽东要读大字本史书,读国外的科学读物,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上海。上海就组织复旦的老师参加。如注释史书,编历史地图,标点二十四史,翻译《天体论》、《宇宙之谜》以及为尼克松、田中访华做了大量翻译工作。参加这些工作的教师们,可以不去干校劳动,可以回家可以读书,做专业内的事情,虽说从“劳役”变成“文役”,也未尝不是一种特殊照顾。真的是像臭豆腐:“闻闻臭的,吃吃香的”了。

为文明进步而求索

1965年11月10日,《文汇报》发表了姚文元的文章《评新编历史剧 海瑞罢官 》,这时周予同已经六十多岁,但仍然像当年火烧赵家楼一样勇敢,他当众发言说:“这样把学术和政治硬扯在一起,岂不是陷罪于人。”几次座谈会他都不改自己的观点。周予同明知姚文元作此篇章的背景,却不畏最高政治强权,冒着政治风险为吴晗说话,坚持真理,心口如一,其人其格,可尊可爱。

复旦一百年积淀下的传统,我们考虑得还不清楚,但有一点是比较明确的,那就是务实求真、脚踏实地,这在复旦体现得比较明显。复旦的人群历来不喜渲染,不事吹嘘,不尚夸张。但相应的,在远见方面,大气方面,欠缺一点。

对真理的呐喊与追求

说他是革命老人真是一点也不过分的。“马日事变”时,他站在斗争最前列,和徐特立、谢觉哉、李维汉等被“同案”通缉。谢觉哉是他的入党介绍人,据说是因为来不及宣誓,还不能算正式的共产党员。解放之初,复旦大学的领导登门拜访,请他出山,他说:共产党困难时,我应该出力;现在共产党胜利了,我就不必再凑这个热闹了。他专心教学。

科学研究是反近亲繁殖的。但是“苏步青效应”为什么能取得复旦数学系的繁荣?有人回答说:这归功于苏步青主持的S em inar。

除了上面所讲的“苏步青效应”和“物理系模式”以外,复旦的科研和教师队伍的结构是多元化的。我们不必去比较那一种更好,自然界是多样性的,科学发展自身的生态分布决定了学校的模式也会是多样性的。每一种模式只要它能促进教学与科研的发展,它就必定能长久地存在下去。

“文革”之后,陈子展已经是八十高龄,仍然潜心于《诗经》与《楚辞》的研究,完成了《诗经集解》、《楚辞直解》两部巨著。他说:“愚治《诗》旨在与古人商榷,治《骚》旨在与今人辨难。”即使在艰难困顿中,即使从事纯学术研究,他仍不时与人论辨单斗。这是陈子展的品格,也是他的治学精神。

花了这样多的笔墨讲陆谷孙的故事的绰号。,那是因复旦的文脉在他的身上有着比较充分的体现。这种文脉的传承不只是从五四新文化运动走出来的知识分子所专有,从共和国培养的知识分子身上也有体现,是不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余脉?或者是越过了那个时代,有着更深一层的文化积累?像陆谷孙这样的共和国培养的知识分子,在复旦校园还可找到一批,限于篇幅,无法作一个群像介绍,只能扼腕叹息了。

1928年,日寇在济南制造惨案,打死我军民众五千余人,残杀我外交人员蔡公时等17人,复旦同学无不义愤填膺,自动组织义勇军,积极训练,随时准备投笔从戎。

1956年,毛泽东横渡长江,写下了脍炙人口的《水调歌头·游泳》,一时广为传诵。1957年初夏,毛泽东来上海时,也想过把游泳的瘾,来一次“百里浦江”横渡。苏德隆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向毛泽东进言:“黄浦江水中分离出了伤寒菌,请不要在黄浦江中游泳。”其时,有关部门正在制定“发展农业纲要”,在“纲要”的草案中提出“五年内消灭血吸虫”。毛泽东征求意见时,问苏德隆:“五年的时间够不够,行不行?”苏德隆说:“不行。”毛泽东又问:“七年时间呢?”苏德隆说:“不行。”毛泽东再问:“九年的时间呢?”苏德隆仍然摇头:“不行。”《农业纲要》发表时,消灭血吸虫的时间已经“放宽”到了十二年,苏德隆却不依不饶,继续进谏:十二年的时间也不够。

下深圳打工,不分白天黑夜挣钱为杨海玲治病。而在杨海玲的病情多次出现恶化时,陈勇又赶回萍乡,陪杨海玲共抗病魔。今年9月,杨海玲的病情一度严重起来,而此时的陈勇却在电话中提出要和杨海玲结婚。9月23日,从深圳辞工的陈勇来到芦溪,为杨海玲戴上了早已购置的结婚戒指……

相关专题: 

有情人相互戴上定情戒指

谈到复旦大学人文精神的传承关系,秦绍德说:我和王生洪校长都认为,人文传统是复旦立校之基。我们有一个体会,复旦大学成长了一百年,成为世界知名大学,为什么生命力这么旺盛?这和它的人文传统有关系。这个人文传统是复旦生而善于创造、有之的“根”,创校伊始,就是以“文”立校,国文与外文并重,一代又一代复旦人培植这个传统,到现在枝繁叶茂,生机盎然。单说最早的中文系,30年代由陈望道出面,请来新文化运动的一批健将作报告,鲁迅先生就来过两次。解放初期,中文系号称有十大教授,郭绍虞,朱东润,蒋孔阳,蒋天枢,陈子展,刘大杰,吴文祺,胡裕树、赵景琛等,实力相当雄厚,一点不逊色于其他任何一所高校。

在不同的场合,苏步青讲述巴罗发现和培养牛顿的佳话。巴罗是剑桥大学当时唯一的数学讲座首任教授。在任六年后,他发现牛顿的才能超过自己,主动让位给二十多岁的牛顿继任。“苏步青效应”也有着这样的精神。苏步青还在浙江大学任教时就“发现”了谷超豪。谷超豪又“发现”了李大潜,李大潜又发现俞文□、陈恕行,文革后又培养出了洪家兴。这样就出现了苏步青、谷超豪、胡和生、李大潜、洪家兴四代五院士的奇葩。这个奇葩是生存在“近亲繁殖”的土壤中的。

周予同不仅在行动上抨击专制政府,更从学理上探讨中国传统文化。辛亥革命后的历史现实,使周予同感觉到“恢复读经”往往是反动政府强化文化专制的预兆。他于是从经学的历史入手,剥开经学的古衣冠,好像医学者检验粪便,化学者化验尿素一样,揭示经学和孔子的本来面目。

青岛会议之后,经陆定一引荐,毛泽东方知道中国有一个真正的遗传学家——摩尔根的弟子谈家桢。得到毛泽东的关注,谈家桢不但在反右派斗争中平安无事,还于1958年在复旦大学建立了中国第一个遗传学专业。1961年,又在贯彻“双百方针”的气氛中,建立了以摩尔根遗传学原理为指导的遗传学研究所。

9月17日,杨海玲的病情一度严重起来。而在此前的一段时间里,陈勇在电话中多次提出要与她结婚。

杨海玲在家乡住院治疗的5个多月时间里,远在深圳打工的陈勇一天一个电话,询问病情、逗她开心、鼓励她勇敢地与病魔作斗争,给病中的杨海玲不少精神上的支持与安慰。2005年元旦期间,陈勇实在按捺不住内心的思念,打电话给杨海玲,强烈要求到芦溪去看望她。

秦绍德最后说:人文精神是需要培植,需要呵护的,现在复旦变大了,更要有人文关怀,探讨、研究人文精神怎么延伸过来、涵盖过来的问题。

1917年,复旦开始办理大学生本科业务,改名为复旦大学。李登辉先生于1917年至1937年担任校长。复旦升格为大学后学生逐步增加,下设文、理、商三科以及预科和中学部。1918年,李登辉先生去南洋集资了15万,在江湾买了块地,这便是今天复旦之基础。

时代的大潮面前,复旦人团结一致,革故鼎新,为国家、民族而抗争、流血、牺牲。

在科研中的人文精神,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的闻玉梅也有着这样的思路,她说,病人把生命交到你的手里,医生这个职业很神圣,责任重大。老师不仅教医学、医术,更教怎样做医生。时隔半个多世纪,她的老师林飞卿的话还如烙印般深刻鲜明在她脑中:“病人是人,不是你学习知识的工具,你看的是病人,不是病。”细微见精神,她的老师教她:“听诊器放到病人胸口之前要先在自己手心捂热,听完之后,要负责把病人的衣服扣子扣好;摸肝脏时,不许生硬地按动,要把手放在病人腹上,随着他的呼吸去自然地感觉。”现在,她不仅发扬了在医疗中的对病人关怀的人文精神,还以此传授给她的学生。

谈到如何继续弘扬人文精神,秦绍德说,办好文科各系对此非常重要。现在复旦文科有全国重点学科12个,甲骨文、铭文方面的一流专家裘锡圭先生也于近日正式落户复旦,并且带来了他的一支队

伍。裘先生来的原因一是因为他是1956年复旦的毕业生,此行叶落归根,二是以前多次来复旦,感到复旦的学术环境的确好。复旦作为坐镇一方的精神圣地,它不但要保留人文精神,还要向社会起辐射作用。

但杨海玲的美好心愿还未来得及实现,厄运就再一次降临到了她身上。春运尚未结束,杨海玲的身体又出现了不适。到3月上旬,她已经不时地感觉到胸部和腹部隐隐作痛,因担心去医院又要花不少钱,于是她一直强忍着,对谁都没有说。直到10多天后,疼痛实在难以忍受,才在父母的追问下说出了实情。后经检查,杨海玲的癌症复发,且肿瘤的直径已长到26 厘米并伴有腹水。杨海玲又一次住进了医院治疗。

复旦大学培养人才和研究体系是多元式的,“苏步青效应”只是其中的一种,各个系都有自己的特色。在谢希德的影响下,物理系走的是另一条路子,可以说是“物理系模式”吧。

后人对五四运动的评论,对火烧赵家楼有所非议。这时匡互生已经去世,周予同出来申辩,他说:如果人民享有当家作主的权利,那末放火殴人是犯法的,决不允许。但那是帝国主义走狗北洋军阀横行的时代,他们对外屈膝投降,对内残暴镇压,犯了一连串丧权辱国大罪,还在准备同帝国主义主子签订新的卖身契约。爱国学生忍无可忍,奋起对几名卖国贼实行人民的惩罚。实践证明:火烧赵家楼,痛殴章宗祥,全国人民都赞成,都受到鼓舞,从而奋起展开反帝反封建斗争的新生面。

2004年对于杨海玲一家是一个多事之年。先是年迈的祖父患心肌梗塞辞世,之后不久,年迈的祖母又因突发脑溢血,医治4个月后撒手人寰,原本就家底不厚的杨家为此花光了所有的积蓄。

复旦的创建,凝聚了中国知识分子教育兴国、自强不息的理想和精神。“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1917年,复旦公学改名为私立复旦大学,下设文、理、商三科以及预科和中学部。1937 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学校内迁重庆北碚,并于1941年改为“国立”。1946年,学校迁回上海江湾原址。至1949年,复旦已设立文、理、法、商、农五院20多个系(科)。鲁迅、郭沫若、邹韬奋、老舍、竺可桢、马寅初等著名学者曾到校演讲或任教。建国以来,复旦大学经历了三次腾飞,铸就了复旦的百年基业。

陈子展的“在劫难逃”,也只是因为一句话。有一位自称代表党的人通知他必须参加鸣放座谈会,他一下子就冒火了,反唇相讥。这样,一顶“帽子”就落在了他头上,教授级别也从二级降到了四级。但他像古代的“强项令”一样,硬是不认这个帐,不承认自己有错误,而是蓄起长髯,关门研究《诗经》、《楚辞》,一种学术精神支持他生存下去。在他的朋友中,毕竟有许多老一辈革命家关心着海王星国际娱乐城网站他,1959 年就要给他摘帽,只要他写个检讨,给领导一个台阶。但他拒写检讨,否认有错。

肝癌是一种恶性肿瘤,医学界早有定论:肝癌是肝炎发展而成。苏德隆率医务人员到肝癌发病率高的启东、海门一带,调查水质与肝癌发病的关系,用流行病学方法分析、研究,证明了饮水与肝癌发病率的高低有关系。由此,他在1975年提出了饮水与肝癌发病有关的病因假设,并对这个课题进行了十年的研究。但事业未竟,1985年4月,他因车祸故去。他的学生俞顺章继续导师的研究,证明了这一假设的确实成立。从此,人们开始注意从改善饮水质量入手控制肝癌发病率。

在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和汤钊猷交谈时,他认为,敢于怀疑教科书才会有进步,他的理由是:成书的教材用的是五年前的材料和结论;刊载的学术论文用的是两年前的材料和结论,而且是一家之言;学术会议发表讲话用的是一年前的材料和结论,而且是“各说各的好”;个人谈话,最多可以讲到半年前的材料和结论。教科书里方法和结论集中各个实验单位分组研究的结果,经得起一定历史时期的考验,但“不可不信,不可全信”。对“过去的东西”全信,就没有进步了,所以,几乎所有诺贝尔奖都颁给那些否定了先前教科书上的定理、定论的人。苏德隆教授和外国人争论,外国人说只有肝炎才能导致肝癌,苏教授唱反调,提出“饮水也能导致肝癌”,有理有据,这个就叫有水平。

50年代中,历史系可谓群星灿烂,蔚为大观。胡厚宣讲过先秦史,谭其骧讲授秦汉南北朝史,陈守实讲授明清史,胡绳武、金冲及讲授现代史,周谷城讲授世界上古史,耿淡如讲授世界中世纪史,王造时讲授世界近代史,以前还有马长寿讲授民族史。教师结构呈“倒金字塔”状,最上面是16位教授及副教授,中间是几位讲师,下面是我这样的助教。院系调整时陈守实先生差点被拉到北师大,是周予同先生到火车站把他追回来的。

王迅说,复旦的治学精神和学术传统应该很好的认识和继承。现在高校有“千人一面”的趋向,对自己的传统有所缺失。地可以买,房子可以造,但一个大学的传统是买不来的。

一.复旦历来是海纳百川,兼容并包。复旦人很少排外,非常宽容,善于收纳。1952年院系调整,来自19个学校的各个系科连同教授、学者并到复旦工作,工作开展得非常好,从未出现“老复旦人”、“新复旦人”的分别。2000年复旦和上医合并,充分注意保留上医的传统,不搞“伤筋动骨”的迁校,校志分开编写,校友会另行组织,充分尊重它的历史情结。这就好比中文系,当时名家汇萃、各有流派,但相安无事,赵景琛唱他的昆曲,乐嗣炳收集他的小报,朱东润研究他的古汉语。

汤钊猷认为医学中更是充满人文精神,医生对病人更需要人文关怀。其他事情出了错,还有改正的机会,医生出了错,把不该死的病人治死了,连纠错的机会都没。他要写一本《医学软件》的书。他认为现在中国医学硬件还可以,但“软件”不行,除了对病人的人文关怀不够,再就是医学的辩证思维。在医学领域,辩证思维非常重要,比如,以前肝癌是最难诊断的,现在变成最易诊断,抽个血化验就可以。这是从难到易的转化。再如,人们都知道,小的肝癌会慢慢长大,那大的肝癌会不会慢慢变小,从不能开刀变成能开刀呢?这就是大小之间的转变,事实证明,这是可以做到的。

在数学界,恐怕没有人不知道复旦大学数学系的“四世同堂”。这是一种现象。如今,人们把这个现象概括为“苏步青效应”。苏步青在生前有没有承认“效应”的说法,我们没去考证,但他说过这样的话:“发现一个人才,又把他培养成杰出人才,其成就不小于重大的发现。”

朱维铮回忆历史系的“全盛时期”:

[4]

谈家桢在燕京大学攻读硕士学位时就推崇摩尔根的学说,特别执着于瓢虫的研究。同学们向他打趣,说:“你是想做中国的摩尔根吧。”果然,他的学术论文《异色瓢虫鞘翅色斑的遗传》经导师李汝祺推荐,寄往大洋彼案摩尔根实验室,这篇用英文写的论文,受到摩尔根的赏识。1934年他来到美国,成为摩尔根的“入室弟子”。

就这样,杨海玲勉强同意陈勇元旦来芦溪,但心有顾忌的她同时提出,陈勇只能以她好朋友的身份来芦溪。

手术虽然是成功的,但由于在深圳住院的费用较贵,加上杨振萍带去的钱又已全部用尽,而杨海玲手术后还须卧床修养,并要定期化疗。杨振萍只得带着手术后身体还很虚弱的女儿回到家乡,让她住进萍矿总医院继续接受治疗。

葛传□晚年寂寞,曾在陆谷孙面前喃喃自语,自己死后不知何人为他写纪念文章。葛传□逝世时,陆谷孙正在香港,还是写了文章寄回,在其师大殓那天见诸报端。陆谷孙师从多门,他在外文系的老师除了葛传□,还有很多。他从杨岂深那里学到了宽容,徐燕谋给他建立了扎实的英国文学基础,从林同济那里领略了议会式雄辩英语的风采,还有全增嘏、孙大雨这些名师在莎士比亚研究上施予影响。在复旦大学,像陆谷孙、朱维铮、吴中杰这样年岁的教授,在青年时代虽然是术有专攻,但接受老师的影响却是多元的。而他们的老师在学术上又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没有门户之见,都又爱学生如子。因此他们在学业上不偏食,是吃“五谷杂粮”成长起来的。也就是说,他们除了在专业上能自成一家之言,有时也兼搞一点“杂学”。

科学研究中的人文精神,越来越为科学家所重视。其实,科学中的人文精神是一直存在的。许多有成就的科学家都有这样的体验,只不过以往没去发掘,没去思索,没人提倡罢了。

采访即将结束,我们访问了秦绍德。他是复旦大学党委书记,复旦师生中那根人文精神的余脉能不能得到弘扬,党委的领导是至关重要的,历任党委书记李正文、杨西文、王零、夏征农、盛华、林克、钱冬生、程天权等都高度重视。

科学研究无禁区,学术创新是灵魂

历史系教授周予同,经学研究大家,是一位逆风而行的角色。19 19年“火烧赵家楼”,他和匡互生是点火者,年轻时就立志要“打破糊涂的九州”,充满着改造社会的激情。

1935年,日寇又制造华北事变,妄图侵吞华北。北平学生发动了“一二·九”运动,复旦同学立即响应,到上海市政府请愿,反对华北自治。后又云集火车站准备赴南京请愿。蒋介石打电报给李登辉,李校长被迫去火车站劝阻学生,被同学们谢绝。由于国民党当局的阻扰,复旦学生自己开火车准备去南京请愿,但是铁轨又被破坏。“我们修。”同学们修复铁路后在无锡被阻拦。国民党用武力将同学押解回沪。但京沪铁路中断四天,引起了国际的重视,影响很大。

在复旦校园里,外文系的陆谷孙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名师了。他的大学本科及硕士研究赵郭海其中31%上班后会尽量按生都是在外文系念的,虽去过莎士比亚的故乡,但未受戒修炼,浑身散发出复旦园里的泥土气息。可是他毕业才两年,就给五年级的学生上课,每周要上课十六节。他写过一本《英语教的各种素养》,是从他自身体验中提出英语教师应具备26种素养,包括英语水平、对学生的严格与宽容、师德、师貌、师尊等各方面。我们感到他把自己的全部心思都用在当一个好老师上。

除了教书上课,陆谷孙在编《英汉大辞典》中消磨了他的岁月,从青丝满头编到两鬓如霜。在编《英汉大词典》的人员中,有他的学生或比他年轻的教师,为编词典而英年早逝。他有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感慨ag国际下载。他觉得《英汉大词典》虽然是他们所钟爱的“精神宠儿”,但与此同时又好像物化了的巨大吞噬力量,无情地消耗着他们的心血乃发我花了天价,电企业普遍反映煤至生命。他说:“在一位日复一日一起工作的同仁离去之际,我相信我们的许多人都在对生与死、灵与肉、短暂与永久,作深沉的哲理思考。思考的同时,我们也许会变得更宽容,更恬淡于名利,对别人少些猜忌,多点理解。”

1931年,“九·一八”事件爆发,全国民族民主运动高涨,复旦学生组成上千人的请愿团,在总指挥陈传纲的率领下,浩浩荡荡开赴南京请愿,于9月27日的抵达当天发表“请愿宣言”和“告首都各界人民书”,要求蒋介石的国民政府停止内战,出兵抗日。声势之大,蒋介石不得不出来接见、安抚、应诺,可笑的是,爱国学生皆戎装,蒋介石却一身长袍马褂。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陈传纲任复旦大学副校长,还是一身儒雅之气,“文革”刚开始就被抛了出来,后受迫害致死。1945年春,南迁重庆北碚的复旦大学渝校学生中有一百多人未待复员回沪,直接奔赴中原解放区等“革命圣地”,解放后,在重庆的大坪、渣滓洞的“被处决犯人”名单里,王朴、陈以文等九名复旦毕业生的名字赫然在列。

人文精神需要培植与呵护

男友提出要和病危女友结婚

谈到现今复旦学生的面貌,秦绍德说,学生喜欢复旦,很大一个原因是复旦里面有各式各样的讲座,比尔·盖茨、戴尔、索罗斯都来过。但是复旦不捧名人,接待有规格,但绝不夸张过分,演讲完毕,让学生自由提问,交流、碰撞得非常好。现在社会上有人说:复旦大学是上海的“阿拉”学校,意思是招收的都是上海人。这与实际情况不符。虽然地处上海,但这里一半以上是全国各地考来的学生,南腔北调都有。现在在复旦的外国留学生有四千多人,其中一半是来读汉语的,收在国际交流学院,还有一半是来复旦读专业学位的,他们就被“撒”入各个系科,跟班就读,一视同仁。

2005年春节临近,杨海玲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考虑到多住一天院就会给家里多增加一笔外债,倔强的杨海玲说啥也要出院回家。她甚至还想外出打工,来还清自己治病欠下的债务。

谈家桢能冲破禁区,是一种学术勇气;苏德隆的实事求是,同样是一种学术勇气。

Sem inar是讨论会,是苏步青从浙江大学移植到复旦大学这块土壤中的。开始的时候,只在他的数学领地进行讨论,有的是小班级的课堂讨论,有的是年级讨论。讨论会上,大家都要思考,都要发言,都要提问题,撞击出思想的火花。这是活跃学术研究气氛、提高教学水准、培养师资力量的一个好的方法。通过讨论会,苏步青能发现学生和青年教师学习研究的情况,帮助他们找准研究方向,围绕研究的主干线进行学习、研究和思考。数学系群星璀灿,不仅有谷超豪、胡和生、李大潜,还有夏道行、谭永基、忻元龙、洪家兴、朱传琪等。

。官兵们马上去小卖部去买,成为激励一代青年奋发进取的强大精神力量。寻找当年的恩人、这种绰号是根据当事人某一行为中的某一特点或某一偶然发生的事件相联系的。生活在一个幸福和谐的三口之家里。他突然想起,联合制定“


免费电话:137 451279 版权所有:【ag亚游游戏官网肯定有排名】有限公司 鲁icp备 70382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