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仙游县 >

鉴真素宴现任何一个安全事件,场观“众我问一下王教


时间:2017/11/15 13:53:08

现场观众:我问一下王教授,这个圆明园它不纯粹是建筑艺术,还有园林艺术。在荒滩荒坡上,怎么能适合植物的生长?尤其树木怎么长呢?它条件适合吗?200亿可以改造自然环境,但200亿改造了自然环境,怎么建建筑、怎么建园林?还有能力吗?就算钱再多。刚才那位观众已经说过了,就是大水法上的一个兽头一个是2000万美金,就是1亿6千万!我们有那么多的钱吗?

现场观众:因为圆明园是一段屈辱的历史。对我们每个中国人都是一段屈辱的历史,忘记历史就是背叛历史,我觉得是这样。

节目的最后,我们请现场的四位嘉宾一句话概括您的观点,王教授。

现场观众2:是不是要归于横店?

热线观众:以我的意思,一个完整的圆明园和一个废墟。这样的话,能够起到一个更深刻的警示作用。

热线观众:我的观点是不赞成。

主持人:我明白了,就是让大家看看当年英法联军多恶毒,你把那么好的园林就烧了,是吗?

主持人:为什么?

主持人:第二个问题,刘教授提出来的,土地资金的问题您要真正的面对一下了。

现场观众:投资者是为了什么呢?

相沂晓:我想表达一下我的希望。我希望横店的圆明园能够不辜负支持重建的公众和社会各方的期望,并在合法的基础、严谨的前提下,能够再现民族文化的辉煌,带动文化产业,为当地百姓造福。

相沂晓:但是据说他想征的土地基本上都是山地和荒滩,并没有占用耕地,这是第一。第二,他建这个跟它的原址并不矛盾,恰恰相反,正是因为没法在原址上复修的情况,才考虑在其他地方建。这样一来,没有破坏遗产资源的有形价值,同时,利用了这个资源的无形价值,然后呢,通过横店建这个,带动地方的经济,帮助地方经济发展。

主持人:《益佰制药齐鲁开讲》,欢迎各位回到我们的直播现场。在广告之前,有一位现场的朋友说到了,圆明园等很多建筑,它是代表了封建社会、封建王朝君主的腐朽生活,为什么又把它重建,要重现那种腐朽生活?我们到底要重现的是什么?相教授有不同的看法。

主持人:为什么?

(广告)

主持人:好,谢谢,谢谢。我们先抛开商业运作不说,先说后两种,一种她说是能够满足很多人,既然那么绚丽、这么宏大的一个园林建筑,我们都想亲眼目睹一下,横店可以满足我们很多人的这样一种愿望。第二,它是一个国耻教育的基地。刘先生。

主持人:利用荒地。

主持人:好,问了三遍,终于王教授的观点出来了。他觉得横店重建圆明园是伟大复兴的一种见证。

主持人:我想问您的是,您干吗要想投资者为了什么?如果真的建成了圆明园,您得到了什么呢?

热线观众:我是济南的。

观众:颐和园和故宫它本来就在那儿啊,你为什么要拆掉?你知道横店那个……

主持人:为什么?

刘仁文:现在是个歌舞升平的太平盛世,有的是钱来建?我要提醒的是,我们还是在朝着中华民族复兴的这个目标去前进,我们离这个目标还有非常遥远的距离。我们中国现在还有多少贫困人口?还有多少农民就是平均一个人就是几分土地?那么这里一下子占了5200亩良田和土地,想一想,这个损失有多大?

主持人:相教授已经给我描绘了一个建成后的一个非常美好的蓝图。两位李教授和刘教授置疑的就是非常现实的问题。那在现有的这种土地的情况下、资金的情况下,他能不能建成,建成之后,能不能发挥这样的作用?

王道成:她讲吧。

您好,这位观众朋友。

主持人:好,谢谢这位朋友。不论怎么样,这是他的观点。第二位打进热线的朋友。您好。

现场观众:我来回答这个问题。市政府刚刚把12个行政村划给横店镇,为了支持圆明园的重建工作。

现场观众2:比如说我出5块钱,刘教授有钱,刘教授出100块钱,这样就可以了,对不对?需要……

主持人:也就是我们要再现的是这种艺术价值,是吗?

相沂晓:希望能够再现古代皇家园林这种建筑、这种辉煌。而且呢,横店建圆明园,还有他的原因,他很好地把这个拍摄的商机——大家都知道横店是一个影视城——和旅游的商机很好地结合起来,它能够带动地方经济发展,能够给人们带来经济效益,这也是他我觉得应该比较合理的、能够可行的。

主持人:为什么?

现场观众:对。

主持人:您的观点?

现场观众1:第一,是因为当时没钱,因为两次战争的失败,赔款,国家很贫弱。然后……

主持人:王教授,我们能不能不谈过去,您就告诉我们,圆明园想怎么做?这个土地?

主持人:能够体现英法联军的什么?

主持人:好,您那周围还是比较贫困的地区,是吗?

现场观众:你知不知道影视城一直在亏损啊?他们已经拿不出来钱来了,就是内部摊派,强硬摊派一人50块钱,每天啊。

这位尾数是2776的新浪网友说的很有诗意。他说美丽的圆明园、辉煌的圆明园,它的诞生是因为历史,它的毁灭是因为历史,历史已经成为过去,历史应该永远存于后人的记忆。我们不该在现实中再去复制。

主持人:都是荒山,是吗?

主持人:益佰制药 齐鲁开讲,欢迎各位回到我们的直播现场。

王道成:我想请问一个问题。按照你这个观点,颐和园和故宫,是不是也应该把它拆掉?

(现场两位观众发生争论)

热线观众:我是菏泽的。

主持人:您的观点?

主持人:王教授还是要坚定的延续圆明园的生命,刘教授。

现场观众2:那么中国现在很有钱了吗? 那现在很富裕了吗?现在还是发展中国家。

主持人:王教授,说起圆明园,我估计在座的各位都不是您的对手,因为毕竟您对圆明园是太了解任何一个安全事件,,你是专家。但是……

点心:人参饼 草帽蒸饺 春蚕吐丝 果汁蹄莲

王道成:对,对。我想我们文革当中,吃过多少次忆苦饭啊?我们40岁以上的人都吃过忆苦饭啊。有谁通过吃忆苦饭想到“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啊。”

主持人:相教授在为横店打气,李教授。

王道成:我觉得它的意义是这样的,我觉得看圆明园,应该要看三点:第一个,圆明园是中华民族历史发展进入又一个高峰期的杰作;第二个,圆明园是中华民族灿烂文化的结晶;第三个,是中华民族近百年屈辱历史的见证。我觉得讲圆明园应当同时看到这三点。

主持人:您这可麻烦了,在北京要批个350公顷的地,这事儿挺麻烦。

这位IP尾数204的新浪网友说,我非常同意圆明园的重建,但是这笔钱必须要损毁者,也就是英、法等国来出资,曾经园里的每一样珍品都要无条件送回园里。他说这样他才同意重建。

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一会儿让王教授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先接进两位观众打进的热线。您好,这位朋友。

热线观众:我是沂南的。

主持人:王教授,刚才非常感谢您给我们介绍了一下圆明园,它在世界园林艺术上的重要价值,那么现在它毕竟遭到了这种洗劫。那么现在横店集团要重建一个圆明园了,按照1:1的比例,再建了圆明园,您觉得它有什么样的意义和作用?

刘仁文:我想既然对方是打着爱国主义、打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样的一个旗号,那就不妨提醒一下每一个具有公益心的公民同志们,注意监督横店集团在这个过程中,它5200亩地能不能合理合法的批下来?它的200个亿的募捐是否合法?我希望大家注意一下这样一个巨大的投入,将来造成一个工程又失败了,这是不是一个新的废墟?那就真正的是让圆明园死掉了。

热线观众:因为那是破坏历史。我们要重溯历史完全可以,但是不应该通过这种客观的修饰来描述历史。如果说要重建的话,无论如何,不可能改变历史。

王道成:我讲一讲。

热线观众:您好。

主持人:好,谢谢。所有的文化遗迹不一定非得都要重建。最后30秒的时间给您。

主持人:王教授想最好在原来的地方上把它修复。他现在没办法了,他说既然修复不了……

热线观众:我是日照五莲的。

主持人:你觉得重建圆明园是对历史的一种忘记,是吗?

主持人:这是李教授的观点。刚才我一直盯着大屏幕。我觉得这么短的一段时间,好像出现了一些变化,记得大概5分钟之前支持重建圆明园的还领先2000票。现在呢,认为应该重建的是7353票,认为不应该的是8081票,发生了变化。

主持人:为什么?

主持人:如果真到见到那一天,也要按照法律的程序进行严格的监督,相教授。

王道成:关于土地问题,我刚才讲了一下。就是横店因为他们每人平均只有半亩地,所以他们对耕地非常珍惜的,从70年代他们建烧瓷厂开始,就是在四荒上下工夫。他们第一个烧瓷厂就是在平了十几个山头之后,把它建起来的。以后他建了几个城,一个是工艺城,它是搞高科技的;影视城也修了好多了。

刘仁文:我现在就是想提醒他考虑两个问题。实际上根据你刚才说的,早在慈禧的时候,她就想在原址要重建。慈禧的感触和痛楚应当是比我们深刻得多,因为和她是同一个王朝啊。可为什么也没有建?那你刚才说到,过去在两会期间,很多人大代表表示反对。他们多是这方面的专家,为什么他们也联名坚决反对在原址重建?我想他们这么做必有道理。因为在这里面不存在利益驱动,说是哪个企业家请我去考察,他不存在这个问题。那么这些专家为什么也反对?那就是说肯定要认可这样一个现实,就是说这一段历史,应当以这样的现状维持下来,它的效果会更好。因为你们两位就说了,圆明园是中华民族建筑的一个瑰宝,这个事实我们都承认,而且我们都希望它保持原貌,没有被烧毁,能够保存下来!这个是我们非常美好的一个愿望。现在的问题,历史就是这样无情,它已经变成了一个遗址,已经被毁坏了。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认为经过多方的考虑,还是以维持现状为好。那么现在在另外一个地方建,我想这里边我还是特别强调一点,我有一个感受,从王教授的发言,就是说他反复强调,这是我们中华民族伟大振兴的一个标志,是我们进入一个新的时代的,好像是一个歌舞升平的一个时代。我想反复强调一点,大家别忘了,这个项目,刚才我听了,那个数字是天文数字。200个亿,占地是多少?人家说是5200亩。

王道成:参加这场辩论,我感到很高兴,大家争论的激烈,就说明一个问题,圆明园没有死!但是,我们要做深入的调查研究,一切结论只能产生在它的末尾,而不是在它的前头。

接下来,为大家介绍一下今天来到现场的各位嘉宾。坐在我右手边的是持赞成观点的两位嘉宾:第一位是中国圆明园学会理事、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王道成教授。王教授一直在参与浙江横店另建圆明园工程的考察和论证工作;第二位是山东大学旅游管理系相沂晓教授。坐在我左手边的是持相反观点的两位嘉宾,他们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刘仁文研究员;第二位是山东大学近代史李平生教授。

王道成:做了功课。但是你这个功课是不是可靠?我想问你这个问题。

热线观众:我是徐州凤县的。

现场观众:要是重建的话,伤害我们的民族自尊心。

刘仁文:是啊,既然有这么好的气候,完全可以把它四季如春,你是要把这个山头完全给它推平,这么搞,我想对于环境保护,必须要有一个评估。因为我们现在有《环保评估法》,过去没有啊。你说70年代可以,农业学大寨、开梯田,那个都是鼓励的,那现在行吗?现在不行啊,这么大的项目,必须要搞环境评估啊。

主持人:那么断壁残垣的圆明园能不能另建?能不能成功的复制呢?现在全社会都在进行非常激烈的争论。今天《齐鲁开讲》和大家一起来讨论这个话题。

但是现在我们面临着这样一种选择,那就是让圆明园继续的沉静下去,还是要复制出它的原貌呢?其实呢,不论哪一种选择,不仅仅决定着圆明园的面貌,还体现了我们每个人对待历史的态度。

相沂晓:我觉得这样看,未免有点太狭隘了。应该更多的看到圆明园作为一个文化“,作为一个遗产资源,体现的更多的价值。在建筑上,园林规划上,圆明园反映的是中国文化沉淀了几千年的审美情趣。如果重建了以后,我们可以看到,对圆明园有这种热爱、有这种情结的人、游客,都有机会看到我们祖宗留下的这些瑰宝,这些建筑,这种价值、这些遗产。

相沂晓:我不认为投资者只想到赚钱……

现场观众1:民间的钱就不是钱吗?是不是横店集团就想空手套白狼啊?

刘仁文:5200亩,想一想,这5200亩,浙江它是有些土地是挺好的,要占用多少耕地啊?

王道成:有关系。

王道成:这个他也是要在荒滩、荒地、荒坡上做文章。

相沂晓:我认为是有必要的。因为……

最后两位网友,历史是不可以复制的,请尊重历史,以历史为鉴,复制文物实际上起到了忘却的结果。和那位朋友观点一样。异地再建,毫无意义;再说已经没有那么合格的工匠了,即使造出来,也没法细看,

王道成:我刚才讲的三点啊,我觉得应该把它综合起来看。我们刚才只讲了最后一点,好像圆明园的意义就是在这一点,我觉得不能这么看。我觉得应当把三点同时结合起来看,特别是我们现在讲和谐社会、和谐世界的时候,我们单独去讲,就是缺了这一点,我觉得不恰当。所以最近我在凤凰卫视中文台的大讲堂,我讲了这么一个观点,我说,圆明园被焚,是圆明园由盛到衰的转折点,但是,也是中华民族由封闭到开放、由传统到现代的一个转折点。

王道成:再说横店。

主持人:各位,各位,停一下。因为我们的观众有打进热线电话的了。这位同学的观点我听明白了,她的意思,无论是现有的,还是已经遭到洗劫的,历史就是历史,按照历史原貌把它摆在那儿,我们不要去干预它。听一下这两位朋友的热线电话。您好,这位朋友。

现场观众1:你有5块钱你干点么不好啊?

李平生:第一,我要说明的是,他复制的毕竟是复制的,他复制的充其量是个假古董,甚至连个假古董都比不上。如果是做一个假古董的话,那么它还要确认一个前提,这可能是个真的。而现在他这种复制,前提已经不存在了,没有任何人在看到这么一个假古董的前提下,会想到它可能是个真的。

现场观众:他仅仅是为了文化价值、历史价值吗?

刘仁文:这就可以把山头给推平吗?这个符合环境保护的规定吗?那个时候我们农业学大寨,为什么现在要退耕还林?你现在都要把这些山坡都要推平吗?这个符合环境保护的要求吗?

王道成:拯救。

王道成:我先讲这个土地问题。横店是处在一个半山区半丘陵的地带。这个地方土地很贫瘠的,耕地是很少的。他们的平均耕地每个人

只有半亩,但是有大量的荒山、荒坡、荒地。横店集团是怎么起家的?是70年代从一个小的烧瓷厂起家的。当时第一个修厂的时候,就是在四荒上做文章,炸掉了10多个山头,建起了厂房。

李平生:我想强调的是,如果按照这种设想去建成的横店圆明园,它不是圆明园,而是一个游乐园。这是第一。第二,按照这种模式,一种商业的运作,这本身也不是一种有吸引力的创意,要是有创意的话,去建一个圆明园,那么按这个创意,还不如去建一个白宫呢!

李平生:因为我们知道,历史是有它的特定的时代感,有它历史特定的延续性。第一,圆明园在1860年被毁,那么它就是一个历史时代在那里凝结,这是其一。其二,如果要重建的话,这种重建必须适合它有某些历史文化渊源,就好比是岳阳楼,好比是滕王阁,在这个地方建,因为历史和它有这种渊源关系。而横店建这种圆明园,1:1的比例这种建造毫无历史渊源,所以它也毫无文化价值。

刘仁文:这是横店的吗?

李平生:我想插一句,王教授,在讨论圆明园该不该在横店重建的问题的时候,我们首先要想到圆明园它是一个文化价值符号,而横店的圆明园,假如他要建,他不具备这种文化价值符号的功能。

热线观众:我的观点是不应该。

主持人:您的观点?

刘仁文:我能不能回答一下主持人的这两个问题?因为他刚才问我,实际上你们现在还是两个难题。就是说你们同意横店集团建。我还是这个观点,如果我们要把它上升到是一种爱国主义的基地、一种民族复兴的基地,这个应当由政府来出面。那我想现在把它降低到现实中,这个就是一个商业行为,因为它是一个企业、老板,所以我想咱们还是现实一点说这个问题。那么我想问你们,你们支持他的,怎么能够让这5200亩土地批下来,是吧?刚才咱们有观众说了,200亩都没有批下来,你5200亩怎么来批下来?我觉得这个不现实、不可能,破坏这么多耕地、破坏这么多土地是不可能的,是吧?第二,你那个200个亿,你怎么集资?我现在想听一下,你不是说对它很熟悉,考察过嘛。因为据我知道,肯定是不够……即使你对社会募捐,不能够随便募捐的,这里面是根据法律的允许规ag2232.com定的,不是说你想募捐就募捐,那还了得啊?那不久非法集资了吗?是不是?这要经过有关部门批准的,你这么大的一个数字,你将来怎么办?吃不了兜着走啊,是不是?这个后果谁考虑过没有?如果一旦不成功,会对社会稳定带来多大的后果啊?我不知道你们考虑没考虑到这些。

鉴真素宴菜单

李平生:我认为我们对历史的认识要追求一种真实性。如果我们要对这一段历史加强更加感性认识的话,那么是不是有必要把万里长城全部修复起来,而且是在别的地方?我们需要不需要在别的地方也盖一个万里长城?这样的话,大家看起来更方便。比如我们在看到世界各国文化遗址的时候,还没有发现哪个文化遗址有它独特的文化价值,就在别的地方,也按原样建一个,说这样就能增加我们的爱国主义教育,增加我们民族的深厚感。

刘仁文:两位同学听我讲完。

主持人:好,谢谢,即使200亿建出来,它没有蕴含历史在里面。第二位朋友。

主持人:王教授。

主持人:这三点跟横店建圆明园有什么关系吗?

王道成:能够。

主持人:看来不同的人有不同认识和感受。

刘仁文:他做了15年的准备,他做没做过环境评估啊?环境保护的评估他做过没有,我想问你。我想他15年里边考没考虑过环境保护?在他现在已经被炸了10多个山头了,你现在还要炸5200亩的山头,那这个地方环境评估是多大?

主持人:好,谢谢。有很多人也有这样的想法,当你感觉应该是铭记历史或者说产生这种荣辱感的时候,可以去看一看圆明园遗址。当然了,如果你真的想溯求那样一种伟大的建筑,这种文化、历史的遗迹的重现,可以去横店看一看复制出来的圆明园。你有不同的看法?

主持人:好了,王教授,看到了吗,刚才从历史文化的角度谈,现在已经越来越现实了,遇到了现实的问题。那就是大家关注土地350公平的土地占地的问题;第二,200亿人民币的资金的问题,横店能够承担起来吗?

主持人:您的观点?

主持人:我可以出200。

李平生:因为任何一种文化的价值符号有它的历史的渊源,以及或者有它的某些代表性的象征,我们在横店看不到这种象征。比如说,如果要是重建滕王阁,因为滕王阁历史上就是在南昌,如果在南昌重建的话,他就能够体现那个时代的特征,而横店建圆明园,他无法体现在原来的圆明园的那种文化内涵。

热线观众:我是青岛的观众。

主持人:您是哪儿的观众?

刘仁文:不仅文化上无法体现,就连气候、自然环境、山水、包括植物、水、生物都无法完全重现,一个是南方、一个是北方,是不是?刚才王教授你也说到,这个圆明园在北京西北郊,它有一个非常特定的一个地形啊,背靠西山,是吧?这个在南方,从自然环境来说,差距也很大。所以说,复制的难度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太牵强了,没有人会想不远万里到那里去旅游,去看圆明园,接受一个爱国主义教育赵郭海其中31%上班后会尽量按。大家都会想,圆明园原来是在北京,怎么会到那个地方去呢?所以从各个方面说,都达不到这样预期的效果。

主持人:一句话,就是咱们经常说的,寓教于乐是吗?

王道成:现在人家就在绿化。现在他在绿化,而且按徐文荣的要求,就是必须要四季如春的。

热线观众:我认为应该建。它能更好地纪念中国5000年的文化,能够集结中国的人心,能够更好地体现当时1860年英法联军的时候。

现场观众:我是支持重建圆明园的。首先是从文化角度来讲,圆明园是我们的历史,那么我们重建它,肯定是有我们中国的文化在里面的。第二就是从经济角度来讲,大家都说商业炒作一类的,既然有文化,但是又能为我们带来商业价值,何乐而不为呢?第三,是从艺术来讲,圆明园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唯一的圆明园。只有中国才能重建圆明园,也只有中国才有圆明园。所以中国重建圆明园是非常尊龙娱乐城有必要的。至于说涂抹历史和遗忘历史,那圆明园的遗址在那儿,就能记住历史吗?历史要在心里,要变历史的屈辱为动力,所以重建圆明园是非常有必要的。

王道成:是一个象征。

主持人:您是哪儿的观众?

主持人:这个我想对面的两位也不否认。我再直接问您第三遍了,现在横店集团要重建圆明园,您认为它的意义在哪里?

王道成:我讲一点,就是说圆明园在北京,如果我们能够在圆明园的遗址上,哪怕是拯救,那也很有意义。但是现在能拯救吗?有的专家就讲,圆明园就是说废墟也是一种美,应该让圆明园成为静静地躺在那里的一片废墟。1998年3月,两会召开的时候,就是这个主张废墟也是美的专家,联合了48位全国政协委员,上了一个提案,坚决反对在遗址上重建圆明园。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能在圆明园遗址上重建圆明园吗?

主持人:什么关系?

王道成:我觉得刚才李教授提出来的游乐园,我觉得作为文化产业,作为旅游事业发展,它本身就是搞游乐园,搞游乐园又有什么不好呢?

现场观众1:我是学生,我出5块钱就很多了。我觉得主持人可以出200块钱。

热线观众:我的观点我是觉得应该的,可以重建。但是它的地址呢,不是在横店,而是在北京。

主持人:您的观点?

主持人:您是哪儿的观众?

现场观众2:我问一下,如果是民间融资的话,那么圆明园的产权归于谁啊?难道要归于横店吗?这是全国人民出的钱啊!

现场观众1:等我讲完。

主持人:好,谢谢,谢谢这位朋友,非常有创意的一个见解,他觉得在每一块,你比如走到这个废墟上了,可能我们接着由我们的电脑屏幕来重现当年…你看到的这个废墟它的原貌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深深的感觉到这种冲突和这种撞击。

李平生:何况是还要建在别的地方。如果是在原址复原,还有某种文化的关联。是不是美国人为了牢记珍珠港的这段历史,然后在其他州的海边也建这样的一个博物馆?也复制当年的军舰?

现场观众:对。我想对李教授说的历史感,说一下自己的看法,我是学历史的。重建圆明园有两个重要的意义。要处处体现出来是中华艺术的瑰宝,又要处处体现出它是中国历史的一个耻辱的见证。我觉得只要有了这两点,重建圆明园是非常有必要的。

。■经济适用房为加深两国青年之间的交流 本报联合新浪网,禁止民工入内”王岐山说,随即身后传出“


免费电话:137 161061 版权所有:【ag亚游游戏官网肯定有排名】有限公司 鲁icp备 611417号-4